ad.js

大发体育

2018-09-05 20:14:54 来源:娱乐天地

昨晚,就基层干部心理健康问题先后采访了省委党校、省社科院的两位专家,他们表示,不少基层干部存在一定程度的“心理压力”和“心理不平衡”现象;有些同志对个人的工作、生活、未来发展等存在“焦虑”、“抑郁”情绪。这种亚健康可以统称为基层干部从政综合征。近年来,乡镇干部的压力越来越大,既要招商引资、发展农村经济,又要维护稳定,解决矛盾冲突。面对这种形势,很多乡镇干部特别是乡镇党政一把手反映,工作难做,压力太大,心理负担太重。因此,有关部门应该多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。

对此,两位专家提出了自己的几点看法,一是建立“健康档案”,对基层干部健康进行跟踪管理。每年组织基层干部进行一次身体健康检查,开展基层干部心理症状自评和心理健康感量测试,将测评结果分析汇总,进行心理健康评估。把基层干部身体健康病历和心理健康情况登记纳入个人档案。二是开展健康知识教育,调整基层干部健康状态。就基层干部群体常见疾病预防和治疗、心理健康、饮食结构、健身运动等内容,进行讲解,并设立干部心理健康咨询站,拓宽基层干部倾诉心声和心理求助的渠道。三是加强身体和心理健康训练,及时化解基层干部健康隐患,帮助基层干部掌握释放心理压力的方法和技巧。四是实行基层干部休假制度,倡导科学健康生活方式。(本报记者洪东升)

中新网12月27日电据香港大公报发自北京的报道,中国商务部研究院亚非研究部主任徐长文研究员指出,中日政治关系上的“冷”已导致经济也开始变“凉”,中国对日本贸易的依存关系也趋于弱化。

徐长文指出,近来中日两国的经贸发展已出现速度明显放慢的迹象。统计表明,2000─2004年中日贸易年均增长率低于同期中国对外贸易年均增长率,也赶不上中国与主要贸易伙伴欧盟、美国、东盟、韩国的增长速度。

自去年起,日本已由中国连续11年(1993─2002)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降至第三位。今年一至八月,中国对外贸易总额增23.5%,与欧盟、美国、东盟和韩国分别增23.7%、24.9%、25.5%和25.7%。而与日本的增长率却只有10.3%。

徐长文还指出,近年来,在中国对外贸易迅速增长中,中日贸易占中国对外贸易的比重却持续下滑。由2000年的17.5%降至2004年的14.5%,五年时间下降了三个百分点,今年1至8月又降到13.2%,表明中国对日本贸易依存关系也趋于弱化。

另外,与其它国家和地区对中国的投资相比,近几年来日本企业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增长乏力。(郑曼玲)

皮茄克、紧身裤、高跟皮靴……这不是年轻姑娘的时髦穿着,而是韶山农村一个76岁老太的打扮。这个老太叫汤瑞仁,是邻村嫁到毛家62年的韶山媳妇。看一看毛泽东1959年回故里的这张《领袖与乡亲》的照片(左图),那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就是汤瑞仁。

凡是去过韶山的游客不一定叫得出汤瑞仁这个名字,但“毛家饭店”无人不晓。汤瑞仁就是毛家饭店的创始人,现在还是湖南省工商联执委、韶山市政协常委。

汤老太一头白发,脸上皱纹像刀刻般生动。她腰板硬朗、步履轻盈、声音洪亮,讲话做事一如她当年做妇女队长时那样风风火火。

采访汤瑞仁让人兴奋。她那爽朗的个性、有说有唱的谈吐、眉飞色舞的快人快语,抖落出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——

1984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韶山冲,也吹开了汤瑞仁的心扉。那时最时髦的两个字叫“下海”。这“下海”两字搅得汤瑞仁几夜未眠。她思忖着,这海有多深,下去怎么了得?再说韶山没有海,只有河,那就下到河里试试?下海是做生意,下河也是做生意。做啥生意?汤瑞仁左思右想,不妨烧锅粥卖卖。

她是个急性子,想到就干,便花了7角钱买了一斤白糖、1元钱买了两斤绿豆,大米和柴火家里有,不用花钱。她就靠着这1元7角钱趟向“河”中,走向市场。

那天,她挑着粥桶,躲躲闪闪地走向毛泽东故居附近的那条游客必经之路。她没有勇气叫卖,见了村里人赶紧躲到树丛后面。当时,韶山还没有人做小生意,她觉得丢脸,心里很不踏实。这时,走来几个上海游客,见有人卖绿豆粥,都想尝尝,便问:“多少钱一碗?”汤瑞仁说:“我不知道多少钱一碗。我从来没有做过生意,你们给就给,不给就算。”有人尝了一碗,不由惊呼起来:“快来,这绿豆粥好吃。”立马围上来20多个游客,你一碗,我一碗,5分、1角、2角……不到两个小时,将一大锅粥吃得精光。

汤瑞仁回到家里,细细一数,一共5元多钱,扣去1元7角本钿,赚了3元多。哪来这么好的买卖?她好高兴。谁知不久,风言风语传到汤瑞仁耳朵里:毛主席家乡的人做小买卖,多丢人;快老婆子的人了,老实巴交的农民不当去做卖粥女,像什么样子?汤瑞仁说,当时压力很大,不过上海游客的一句话给了她“逆水”而上的决心:赚钱养活自己是件好事。幸好压力顶了没有多久不攻自破,村里人纷纷做起了小买卖。汤老太笑了:你们上海人改变了我的命运。后来,汤瑞仁又做过纪念品生意。她3年里一共赚了3万元钱,成了韶山农民中的第一个万元户。1987年,她开起了饭店。

汤瑞仁苦大仇深,5岁时就随母亲、哥姐一起讨米要饭,被狗咬过,被车撞过。至今她仍不忘讨饭时的“赞土地”(讨饭歌)。她说,唱得声泪俱下,唱得人家心动,方能讨得米要到饭。她挨村挨乡地讨,有时出门一讨就是四五天。她8岁时,到人家家里帮着摇摇孩子的摇篮混口饭吃。以后,又断断续续讨饭,一直讨到14岁出嫁。

她记得很清楚,出嫁时穿的一条短裤是破上衣改缝的。当轿子抬到毛凯清家门口,她走下轿,竟然像讨饭时那样一屁股坐在新房门口的台阶上,被毛家认为败坏门风遭了一顿打。汤瑞仁红着眼圈说,这全是讨饭养成的叫花子习惯,也怪不得毛家。不过,当新娘头一天的这一顿打使汤瑞仁的脾气倔上加倔。她与丈夫毛凯清同房不同床整整9年。这期间,毛凯清去部队当兵,又参加抗美援朝,1955年回过一次家乡,才算有了夫妻生活,次年生下长子毛命军。

一个苦大仇深的韶山媳妇获得解放,她最感激的是毛主席。说到毛主席,汤瑞仁的深情难以言表。她说,毛凯清祖上与毛主席家是邻居,关系挺好,毛主席离开韶山前,还为他们家挑过水、砍过柴。她难忘1950年毛岸英穿着草鞋到韶山来看望故乡人的情景。汤瑞仁说,那一年是主席叫岸英到韶山来搞调查研究的,还叮嘱他说,韶山人都是你的父老乡亲,你要尊重他们,到银天镇下马,须得走进韶山去。银天镇距韶山15公里左右,岸英牵着马,一路走到韶山,没有前呼后拥的随同,就像走亲戚这般随意亲切。岸英回到北京向主席如实汇报了乡亲们生活的艰难。没过多久,毛主席自己掏钱,给韶山的6户人家分别送上8丈布、1担米和6万旧币。韶山媳妇汤瑞仁家也分得了一份。

汤瑞仁最为激动的是46年前毛主席回韶山时到她家里作客。那是1959年6月25日,毛主席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,整个韶山冲沸腾了。毛主席走东家串西家,与左邻右舍叙乡情叙离别之情。他来到汤瑞仁家的客堂里,坐在没有靠背的板凳上,抽着烟,笑容可掬。汤瑞仁抱着3岁的儿子毛命军,让儿子叫主席“爷爷”。毛主席忙说,不可,不可,按“祖恩贻泽远”的辈份,他还是我叔叔哩。汤瑞仁说,你是大官,不能这么叫。毛主席笑道:你这个奶奶就见外了,当多大官,也不能忘了祖宗,不讲辈份呀!

汤瑞仁忆起往事,仍是激动得老泪盈盈。她说,我1987年开了“毛家饭店”,从讨饭女成了饭店老板,托的是毛主席的福。

汤瑞仁的毛家饭店与毛泽东故居隔塘相望。她的招牌菜就是毛主席爱吃的红烧肉、火焙鱼、豆豉辣椒。凡是到韶山来的游客都想尝尝毛主席生前爱吃的菜,所以毛家饭店生意十分火爆。汤瑞仁说,那时饭店条件差,摆不了多少桌,可游客不讲究,有时坐到床上吃,他们都是抱着一个愿望来的,了却了愿望就是最大的满足。

不少外国游客也慕名前来,经常提些问题考考这位女老板。外国人问她:毛主席好,还是邓小平好?这无疑是个“难题”。不想,汤瑞仁反应极快,回答道:“毛主席领导我们翻了身,邓小平领导我们致了富,你们说哪一个好?”外国游客笑了,称赞汤老太“厉害”。

在毛家饭店吃饭,可不能说一句毛主席的“坏话”,要是被汤瑞仁听到那可不得了。有一次,一桌客人在吃饭时议论毛主席,说到毛主席晚年的错误时,汤老太实在忍不住了,冲上去将饭桌掀了,气鼓鼓地说,我不要你们一分钱,你们都给我走。惊得一饭店的客人目瞪口呆。

汤老太说她脾气不好,但心不坏,有了钱不忘扶贫救困。她帮助100多个失学儿童重返校园;她收养了几十个孤儿;她为困难家庭几百几千地掏钱;她这些年用在帮困上的款子总共有100多万元。

汤老太没有文化,可很懂得做人的道理。她说,路有弯,水有滩,人生道路不平坦。她说从讨饭的妹子做到饭店老板,走过了一段弯弯曲曲的路,有了钱不可瞧不起人家穷。说罢,她拉开嗓门唱了起来:天上星星朗朗稀,莫笑贫家穿破衣;山中树木有长短,荷花出水有高低;感谢党的好领导,幸福日子万万年。

汤老太说,世上什么东西最好吃?不是鱼,不是肉,而是“亏”,一个人不但要吃得起苦,还要吃得起亏,要舍得牺牲。她说这辈子不知吃了多多少少的亏:丈夫当兵几十年,夫妻感情淡漠;长子14岁参军在部队18年,几乎没有享受过母爱;次子1998年出了车祸去世,她受了打击发过神经病;两年前毛家饭店动迁只给了她18万元动迁费……汤老太这辈子悲欢离合吃尽苦头吃尽亏,可她不抱怨不悲观不自卑,老来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她经常给客人背三字经、百家姓、千字文、弟子规,有时风趣幽默得让人捧腹大笑。她说,不少人劝我入党,我说我是个农民,脾气不好,还不够入党的条件,等我死了,你们认为我可以入党,就追认我为共产党员……

在我采访汤瑞仁老太的日子里,她正准备今天毛主席112周年生日的寿面寿糕。每年的这一天早上,她都要在饭店里先后摆上100多桌,免费请村里人和游客吃寿面寿糕。她说,这个规矩在我有生之年是改不了的。

20多年来,丁转云为了儿子节衣缩食,借住的房屋里没有增添一点东西。作为母亲,她20年如一日,每天给儿子王宝柱送饭送水,从黑发送到白发,而且还将继续送下去。

儿子病后,她的全部生活被改变了。一个好端端的人病成这个样子,无论是谁都无法承受。但丁转云承受了下来,如今她和女儿都各自有了“家”。

她的家是大女婿留下的三间房,仅住着一间,这间房屋墙皮已经脱落了许多。家中惟一的家用电器就是一个坏了的小闹钟,不知什么原因这个闹钟一年四季常年鸣着,没电后,丁转云换上电池继续让其鸣着,以此给这个家提供一点生活的气息。

在这个家里,虽然堆着许多杂物,但地面总是很干净。见记者进来,丁转云将已快熄灭的炉火捅了捅,她慌乱中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让记者快上炕暖暖并让吃饭。记者发现,她的手上裂了许多口子,在给记者端饭时她激动得手有些发抖。

记者拒绝了她的好意后,和她谈起了王宝柱的事情,从支离破碎的言语中记者获知这些年来她经历的沧桑。

王宝柱的家就是村东破落的废墟,每年的冬季是王宝柱最为受苦的日子。在这个季节,也是丁转云最受苦的季节。

每年秋冬时节,别人都在屋里享受丰收的喜悦,而丁转云却在场圃里收拾别人拉走的柴秸底子,以此给儿子王宝柱冬天取暖。丁转云说,“今年年景不好,别人家的场圃里也没有留下柴秸底,我只得让宝柱省着烧,告诉他今年柴秸少。”

幸好王宝柱还有自知之明,丁转云将一编织袋柴秸放下后留了句话,“柱柱,黑夜少烧点,明天早上更冷。”随后和记者一起离开。第二天早晨记者跟随丁转云再次给王宝柱送饭送柴时,发现那一袋柴秸还留有少许。

这一天,记者陪同丁转云给她儿子送饭,见记者来到,王宝柱迅速将送来的饭夺过,然后趴在地上埋头吃了起来。饭后,王宝柱问记者从哪里来,记者告诉他呼市,他立即回应,呼市是个好地方,那年我在那里干过活。由于风一个劲地吹来,他的头埋得更低了。记者再问什么他也不答了。

这些年来,丁转云的头发由黑变白,多种病缠身,咳嗽、关节麻木等病魔正在侵蚀着丁转云的身体,但是无法侵蚀她对儿子的关爱。她知道儿子也渴望正常人的生活。

儿子的那句话让她永远铭记,“太突然了。”她撩了一下凌乱的白发说。前几天她给儿子送饭欲走时,儿子王宝柱突然说,“妈,我知道咱们家穷,但不能不给我穿衣呀……”

“柱柱,不是妈不给你穿,而是……”丁转云满含泪水,“以前我可以放弃我的生命,但我不能放弃儿子,现在在儿子莫名其妙又带有人性渴求的话语面前,我只得与病魔抗争,连我都不能放弃。”

最让丁转云感动的是与宝柱在乡中学念书的一个同学,前段时间来后给宝柱买了一条烟,送了点衣服,和宝柱说了些话。宝柱见到烟后还不要,告诉他自己不抽烟,你带回去抽吧,但同学还是硬要留下。

“这些都说明宝柱还有正常人的想法,只是在犯病时失去理智,当发病过后,他和常人又无两样。”丁转云继续说,“家里没钱,不能为其治疗,这是我最遗憾的事。虽然我家有3个女儿,但她们连自己都顾不来,怎能顾上我们呢!她们都想帮,但生活并不允许,因为她们也都仅能糊口。宝柱渴望正常人的生活,但目前很难满足他这个愿望。”

如果王宝柱不在中考失利,家中让其复读;如果王宝柱打工时专心致志;如果王宝柱在患病后能够坚持治疗,或许王宝柱就不用在铁锁脚链下生活,或许他就如正常人一样在冬天里与人聊天开心,或许他父亲就不会离开……这些问题的症结到底在哪里?该村的村主任樊永林一语道破玄机:贫穷就是这些问题的症结。

丁转云今年的收入少得可怜,仅有几百元,本村的儿子给她种着15亩地,但今年干旱,基本上没有收成。如今到了冬天,大儿子杀了猪,给她送来26斤猪肉,以此过个春节。

另据樊主任说,村里的水地很少,大多是旱地,前几年村里打了几口井,但村民浇不起,由于水渠渗水严重,再加上电费,这几口井基本闲置不用,还是靠天吃饭。在正常年景下每户的年收入在4000-5000元,今年因干旱,如果没有外出打工的,每户年收入可能就是1000元左右。

王宝柱不能自理,村里人都知道,全凭他71岁的母亲照顾。如果母亲去世后,宝柱又该如何?樊主任眉头紧锁着说,现在急需社会的救助,如有人给出钱看好病最好。宝柱小时候很懂礼貌,和同伴一起交往从来不让别人吃亏,喜欢助人为乐。

村民们告诉记者,今年春天,因丁转云家里没水喝,宝柱在渴了后就跑到路边寻找冬天未融化的雪,将其装进壶里,等雪化成水后,他就坐在路边喝水。

每当宝柱看到村里的学生背着书包路过时他便笑嘻嘻地喊过来,但这些小孩被他这一喊反而没命地撒腿就跑。

这些都是宝柱骨子里向往的东西,他需要救治,需要社会的帮助,樊主任说。

每当谈到钱时,丁转云就不愿提起,因为贫困,她的儿子病了,丈夫死了,女儿嫁了。

丁转云在老屋的残垣断壁前啜泣着,年过七旬的她干瘦单薄,身子像一片枯叶不停地颤抖。冬日的残阳打在她的背上,背后就是一座破落院子的废墟……(内蒙古晨报新闻互动热线:0471-4912279)

记者在火灾现场看到,酒吧内部设施已被烧得面目全非,里面空间狭窄,走道和楼梯到处是逃生人员扔下的衣物,房间里没有通风、防毒面具等消防设施,只有一个很小的门可进出,也没有逃生指南标识。据记者了解,当时酒吧内有100多人,死亡人员大部分是酒吧的消费者,伤员主要是进去参与抢救的人员。

据了解,檀岛西餐厅经营者缺乏消防安全意识,无证经营,餐厅面积本来不大,经营者竟又加建了夹层,导致现场十分拥挤,火灾发生后无处逃生,导致伤亡惨重。初步调查结果:失火酒吧之前没有向消防部门报批报建,且拥挤不堪。200多平方米的狭小空间挤满了座位,基本上没有通道,消费者连正常行走都困难。

据中山市消防局局长赵国荣介绍,失火酒吧设在一栋私人建的5层商住楼的一楼,该楼一楼是商铺,租给檀岛西餐厅;二、三楼用作其他商业用途;四、五楼供该楼投资者居住。后来,檀岛西餐厅又在本不宽敞的一楼建了一个夹层。

据消防部门介绍,这栋5层高楼建于2001年,当时经消防部门验收合格。但是,后来的檀岛西餐厅及其酒吧擅自开业,根本没有申请报建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失火酒吧当时严重超员,总共只有241平方米的面积,却设置了48个吧台:一楼设有92个位置,夹层设有100多个位置,基本上没有过道,连正常行走都很困难。然而,这样拥挤不堪的空间,事发当时竟有100多个人在里面开圣诞派对。

此外,该酒吧没有窗户,只有两个门,可两个门都不是开向疏散方向,且其中一个门当时已经坏了。另外失火酒吧的一楼和夹层之间只有一个狭窄的楼梯,而火灾发生源正好堵住了楼梯,导致在夹层的人无法逃生。

据了解,这次特大火灾事故的酿成,与该酒吧的装修材料不合格也有很大关系。该酒吧使用了大量易燃材料装修,且坐垫、墙上吸音棉等都使用海绵,着火之后,这些装修材料散发出大量的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气体,极易导致人员窒息和死亡。

目前,11名伤员已送至中山市人民医院救治,广东省人民医院也派专家前往参与抢救。经广东省和中山市烧伤专家全力救治,目前11名伤者病情稳定。(完)

前天(25日)深夜,位于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的一家酒吧发生严重火灾。经消防部门初步核实,火灾导致26人死亡,11人受伤。据当地居民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称,死伤者多为在圣诞节夜晚到酒吧聚会的当地学生。

根据事故处理小组公布,起火时间为前天23时10分,当地消防部门接报后,在3分钟内调遣20名消防队员和3台消防车赶到现场,并用5分钟时间将大火扑灭。多名消防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对酒吧内被困人员展开抢救,但据当地人称,由于当时酒吧内的人太多,仍然造成多人伤亡。根据初步核实,火灾共造成25人死亡,1人送往医院后不治,另有11人受伤。

责编: